圖片 張嘉佳睡前故事:白日焰火_足球滾球直播app|體育官網下載*

              張嘉佳睡前故事:白日焰火

              20
              05月

              張嘉佳睡前故事:白日焰火

              文/張嘉佳

              我做人沒什么規劃,就這么到處走來走去,看見很多地方,相識很多人,他們逐漸填補著我心中世界的版圖。

              我不會拍照,偶爾酒足飯飽,于是把一些在記憶里閃爍的影子,記得多少就記錄下來。

              有一年翻翻口袋,連買套遠紅外保曖內衣都不夠,再翻翻日歷,過四天就是年三十,當下決定逃跑。

              逃跑首選東南亞,一是便宜,二是春節期間更便宜。東南亞,喜歡瘋狂的,那里可以瘋狂到極致,簧火叢林一溜溜的神經病。喜歡安靜的,那里可以安靜到極致,暗夜海洋演奏著沒有聲音的歌曲。

              奔到菲律賓,滿沙灘都是興高采烈的窮光蛋。

              我到達的時候正是除夕,所有窮光蛋都上竄下跳,嚷著年夜飯聚餐。我連行李都沒放下,奔到桌上一看,哇哈哈哈哈,你大爺的,年夜飯就是辛拉面。

              后來有個叫Rose的金發姑娘,她買了燒雞,說要湊份子。我搶了個雞脖子,踉旁邊人說,資本主義太壞了,不肯出大頭,呸,要不是看她腿又長又直,雞脖子我都不想吃。

              旁邊人說:你是不是想請Rose喝酒。

              我說:是的,你會英語嗎?幫我去說說。

              結果Rose來自德國,一頓啤酒喝得我成為全沙灘最窮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那頓酒的結局,我對著大海唱張惠妹,聽,海哭的聲音,這片海也未免太多情,被騎到天明,哈哈哈哈……推開身邊的酒瓶子,比手畫腳一下就走了。

              旁邊人說:她明天還要潛水,就不多喝了。

              旁邊人叫周濤,他說我住一晚反正也要給錢,不如干脆把潛水學了,新年開張收費優惠。他還跟我說學潛水能報效祖國,拿了證回家過年也有面子。

              他發現我的頭搖得呼呼作響,又說,我做你教練,讓Rose當你的潛伴,一起暢游在珊瑚海。珊瑚海里面的愛,多少錢都買不來。

              哎喲可以的,這片海未免也太多情,被騎到天明哈哈哈哈。

              后來我發現我虧了。

              其實化Rose作為朋友來說,吃飯喝酒都是同心協力。有次我非常想吃麻辣香鍋,但這邊鍋子都不合適。食材丟進去,鍋子缺乏面積就沒有香氣,缺乏深度就沒有滋味,做出來還不如不做。

              聽我一通描述,Rose咽咽口水。結果下午我去海邊報到,沙灘上明晃晃扣著幾十口鍋,像衛星接收器組合,正在接受外星訊號。

              Rose比手畫腳,表示她跑了一囿,把島民的鍋子都借來了。如果不夠,她就出海到對岸去借。

              我愣了一會,誰娶她做老婆很刺激啊,為了吃麻辣香鍋就要出海。

              不過跟她溝通時,全套肢體語言很困難的,我們足足比劃半小時才明白,不信你們試試看。及正比劃中間,我摸了她幾下,她抽了我幾耳光。

              然而Rose作為潛伴來說,完全不合格。

              一次下水,我在后面嚇昏了,她下降得那么快,就像要把生命刺入海底。如果說我是只初見市面的小水母,她就是終生狂野的烏賊,biubiu地噴墨。

              指導書上說,Rose這種行為是相當找死的,下降過快會導致身體內部空間受擠壓,簡單點說,鼓膜會破。

              當時我真懷疑Rose己經聾掉了,周濤不停敲擊氣瓶,強迫她放慢,但是毫無效果。

              出水后我等著周濤訓她。周濤平時極其不要臉,但在訓練時候還是很嚴肅的。我交了那么多錢,解配重慢一點都會被罵,這次Rose犯了潛水大忌,一定會被罵到狗血噴頭,說不定還會扇耳光。PIA。

              我興高采烈地等待一個戲碼:中囯壯漢怒扇德國小姐,PIA。小姐還要說謝謝,THANKS。

              咦,周濤怎么不說話的?我好心提醒他:“有句話怎么說的,哦,你瘋了嗎?快翻譯給她。”

              周濤只說:“準備二潛。”

              第二次人數眾多,我拿錯了呼吸嘴,到十幾米的時候開始漏氣。作為江蘇海邊長大的人民,我冷靜要求上升換設備,周濤點頭。

              我舉手排氣,眼望著明亮海面,心情依舊歡騰。

              我不知道自己速度己經超過限制,離肺受損只差一線,直到Rose拉住我的腿。她冒著被我帶上去的危險,拼命呼氣呼氣。

              那時候我氣己經排空,漏氣又厲害,就像不受控制的火箭往上竄。

              Rose一直堅持到周濤游過來,三人抱在一起緩慢浮上水面。

              周濤大吼:“你瘋了嗎?”這是對我。

              Rose大吼:” Are you crazy? ” 還是對我。

              媽蛋,這句話原來是這么翻譯的。

              Rose陪同我上岸檢查,接著她放棄了接下來的潛水計劃,又陪我一起喝茶。

              我的英文稀爛,說,Thank you。她白我一眼,說,Fuck you。我說,You are welcome。

              Rose說:“來扶爺試玩個波。”我差點立刻出手玩玩她的波,但理智告訴我絕對不是這個意思。

              她見我不懂,又是抱圓又是揮手又是打叉。

              她比手畫腳了整整一個下午,我還是不懂,一句簡單的話,為什么有那么多復雜的手勢。

              Rose比劃累了,抓起我的手,放在胸口用力按了按,走了。

              差點嚇尿,還好是我自己的胸口。

              后來周濤找我道歉,說是他沒有提醒我,道歉真摯誠懇,讓我挽回了尊嚴。

              我就傲慢地教訓周濤:“來扶爺試試玩個波,翻譯一下。”

              周濤聽不懂,我就把那套動作比劃了一下,就差劈個一字馬給他看看。

              教練沉默一會,告訴我,這不是一句話,是Rose的故事。

              三四年前,Rose和她未婚夫來島上度假。兩口子都是消防員,平時火里來火里去,一有假期就泡在海里。兩個年輕人是對方最忠誠的潛伴,就這樣泡遍了全球可潛的水域,抱成了最專業的潛水員。

              有天晚上他們去夜潛,曖流帶來了微風和大量發光的浮游生物。四十分鐘后他們浮上海面,看滿天星空,看海浪起伏,看到兩百碼處火光沖天的漁船。

              一半是海水,一半是火焰,講的就是漁船失火。其實一般在海上滅火也不難,但那時候微風己經變成了狂風,火勢太大,船艙燒破開始進水。

              其實一般漁船到晚上是沒人的,但那晚上怎么就讓他們聽到了呼救聲呢?

              明明還在水里,還在放松地漂浮,Rose兩口子卻不由自主地往火中游去。這是消防員的本能啊,都來不及思考自己的狀況,就這樣撲了過去。

              Rose先到,發現舢板和船尾都燒穿,就箅有人在船上也應該跳了下去,這時候只需要水面搜救。

              她回過頭跟未婚夫打手勢,發現海面需要救援的只有他一人。

              未婚夫搖著手,這是呼救,未婚夫又在頭頂抱圓,這是安全。是安全還是呼救?

              Rose像最迅猛的鯊魚,在映得通紅的海面劃出一條直線。

              直線的另一頭是她深愛的人,她愛人的頭部被落下的船槳砸中,臉上的鮮血和火一樣通紅。

              他在搖手:“我不行了。這里太危險,你快離開,你不要過來。”

              他在抱圓:“我沒事。這里太危險,你快離開,你不要過來。”

              未婚夫用最后的力氣,告訴Rose他安全,然后再也沒能陪她游下去。

              Rose在那條不漫長的直線里,卻掙扎了最漫長的時間。

              她的面鏡因為痛哭迅速起霧,在海上的火光與氣霧中,自己的未來不知所蹤。

              周濤說到這里,讓我想起第一次下水時,Rose那迅疾的身影,像把生命刺入海底,義無返顧。

              周濤讓我再重復一下Rose那句話,再重復最后一個動作。

              來扶爺試玩個波。用你的手,按住你的胸腔。

              周濤說:“一開始我們見到Rose那么不要命都很害怕,因為我們知道,她不是這個島的游客,她要把島當作墓地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以前她還會對著大海哭,喊著她承受不住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這里每個酒館都見過她醉倒,說著她承受不住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不過后來,她不再喝醉了,每次也都能好好地上來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大概就是因為這句話吧,Life is valuable. 生命寶貴。”

              原來是這么翻譯的。不管生命怎樣地跌墮至海底,不管怎樣地自動去拋棄,到極限的時候,Rose會記起這句話。

              生命寶貴,這是兩口子的職業告訴他們的。對Rose來說,既然愛人就是生命,那至少讓這生命更有價值些。

              即使愛人己經不再,呼吸這海風,活在人間,喝啤酒吃燒雞,和中國人過春節,也許也很有價值。

              我想,路過那么多,那么多人心深處的葬禮,那么多人電影般的記憶,所以,我是如此熱愛自己的生活。

              今年除夕,不用逃跑,我結束所有工作回到老家。

              老家還留著各種過年的風俗。

              有時候聽到空中的爆破聲,可是抬頭望,卻一無所有。

              哦,大概是有人在白天燃放煙花。

              Rose應該還在海島呆著,也許參加另一幫異國人的狂歡,也許在告誡其他人,來扶爺試玩個波。

              然而,她的愛沉浸在海底。就如白日焰火,旁人無從察覺,可是一直在努力綻放。

              關于本文
              • 屬于分類:隨筆
              • 本文標簽:
              • 文章來源:足球滾球直播app|體育官網下載*
              • 文章編輯:足球滾球直播app|體育官網下載*
              • 流行熱度:人圍觀
              • 發布日期:2014年05月20日
              隨機推薦
              各種回音
              色撸网站,小草资源在线观看视频,四虎影视永久在线精品,欧美日韩在线无码一区